浓荫檐下的庭院,凉水泼洒之后,

藤椅上拿着啤酒赤膊男人,井里吊起的冰镇西瓜,

在嘈杂的叫卖吆喝声,街头巷尾孩子的嬉戏声中,

一群狐朋狗友,说荤段子、续俗对子……


中国市井文化的五味杂陈,让各种流派融会贯通,

而街头巷尾的聚集,也催生市井商业的繁荣兴盛,

而这其中,诞生了更多十年如一日的老手艺人,

他们为人们的生活创造美好的产品与服务。

他们的匠心,更接地气,却也愈发动情。


今天就跟小编一起,看看长沙街头的老匠心。



小蔡缝纫店

91年开始在私人服装厂开始学缝纫的蔡姐,工厂倒闭后,就在开福区巷口的小平房里开起了缝纫店,十年如一日,如今客人也许少了,用心依然不变……

正巧,蔡姐正在帮忙改一件羽绒服的拉链,小编诧异道“羽绒服还能这样改?”。

蔡姐腼腆的笑着答“现在的人啊,就算只是拉链不好使就直接把衣服给丢了,这都好好地,可以改的”。


若锋皮鞋店


史师傅在这条街上开了20几年的皮鞋店,街坊都说他补过的鞋,补完后还和新的似的。

他说“我算得上长沙老字号,但是我没有太多生意,更没有徒弟”,

话语中难免显出无奈。

柜台上的皮鞋都是史师傅做的,真皮不开胶,他说“假一罚十”时的表情非常严肃。老匠心的固执和困惑在他的脸上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
太平街老称店

“太平街老秤店”的店主文志飞,13岁开始学习制秤手艺,至今已经制作13万多杆秤。这位“长沙最后的制秤人”,坚守着从爷爷辈传下来的老手艺。无论是制作一把普通的小秤,还是制作一把能称重上百斤的大秤,文志飞少则需花一天,多则要花三天时间。


东庆街春卷

胖爹爹黄文明一手卷起一团和好的湿面,一手拿起油刷在铁板上轻刷几下,面团一顿一揉,一张圆而薄的春卷皮就躺在了铁板上。

略微烤干后小铲轻轻一挑,匀薄的春卷皮就落在旁边的簸箕里。

胖爹爹在东庆街做了20多年春卷皮,都到现在还有许多长沙伢子、妹子慕名而来。


芷兰理发店

还记得那些走街串巷的剃头匠吗?如今,你仍能在小巷子里找到他们的身影。

一个陈旧平房屋内里,老手艺人们着手推剪、刮脸刀、剪刀、刷子、挖耳勺等……虽然工具老式,但老剃头匠手艺老到,特别是价格实惠。


人民新村弹棉花

进入冬天, 何雪明的棉被作坊也进入旺季,每天能制六七床棉被。

“他制的棉被比买的厚实保暖,能用上好多年。”前来制棉被的居民说。


南阳街手工毛笔

六十多岁的老笔匠黄希林坚守的这家小店,已是长沙最后一家传统手工毛笔作坊。

过水盆、捉羊毛、石灰浸羊毛、羊毛梳成片、齐羊毛、切羊毛、整羊毛等100多道程序,制了20余年笔的,湘笔的传统工艺黄希林一直再遵循,制出的毛笔‘尖、齐、圆、健’,质量上乘。


东塘立交桥织补哥

50来岁的谢国奇在东塘一带可是一位小有名气的“织补哥”,常被人夸赞针线活做得比女人还好。不光对织补技艺进行传承,他还自创了不少织补针法,补出的衣服和新的一样,看不出半点破损的痕迹!


当工业文明推动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,更多的机械化取代了传统的手工业,让老匠人逐渐隐没,但国人也在召唤,这份匠心与纯心,老匠人的坚守,沉淀了这座城市的底蕴与涵养,而新一代匠人的破土而出,也被时代所渴望。


大汉国际工匠院,中国500强大汉集团斥资50亿打造,是全国首个集工匠精神教育与职业技能培训认证基地,以独创的“一网一校一中心”的模式,实现与各地州市联合办学的职业院校、国内外顶级职业技能培训机构、工匠大师以及用人企业进行有效连接。


襟怀老匠心,培养新匠人,弘扬工匠精神,大师中心、培训中心、产业孵化中心三大中心恢弘出世,90万方世界级工匠精神传播基地,为时代而来!



精彩回顾

湘商40年纪:师“傅”胜龙

牛!马云辞职想干的事情,大汉已经在干了!

美国、加拿大、韩国、澳门,大汉国际工匠院走向国际第一步!

【干货】解密大汉模式3.0发展关键词

【大事发声】第一批重量级“专家大咖”即将加入大汉国际工匠院

业界大咖共话匠心未来|工匠精神创造美好生活论坛成功举行

“山竹”带来灾难, 而这场风暴将为你带来美好

你与百万收益之间,只隔着这篇文章的距离



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 大汉国际工匠院